沈阳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今日话题印尼扣运矿船卡狆國喉咙20140

发布时间:2019-11-30 10:06:15 编辑:笔名

印尼于今天开始停止所有原矿出口。此前,已经有20多艘中国货船被扣。这些船主要是用于运送镍矿和铝土到中国,前者,中国原材料供应有一半以上都依赖印尼。这样是卡中国资源的“喉咙”吗?

乍一看,确实像是在卡中国重要资源的“喉咙”中国八成左右的镍是用来生产不锈钢的,后者是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中的重要资源

尽管中国从印尼进口种类各异的矿产,但是出口禁令影响最大的还是镍矿。镍主要是用来生产不锈钢用的。从十多年前开始,随着中国的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快速发展,对不锈钢的需求突飞猛进。举个例子,铁路建设就要大量的不锈钢。

中国的不锈钢生产井喷到什么程度?有行业报道显示,不锈钢粗钢产量由2000年52万吨增加到2012年的1608万吨,几乎占到世界不锈钢产量的一半。不是所有的不锈钢生产都要镍,可是用途最广的民用和工业用不锈钢都一定要。把废旧的不锈钢回收再利用也行。但是过去产量用量少,又有多少能回收呢?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能靠镍了。商务部的一个数字是,2011年,中国有81镍都是用来生产不锈钢的,而放眼全球,中国不锈钢行业的镍消费占全球镍消费的65

2中国的镍产销就从2006年开始严重依赖印尼,一半以上的镍矿都从该国进口

对不锈钢需求的猛增,意味着国内的钢铁企业也在快速地上马不锈钢项目。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中国自身的镍矿开采和生产跟不上需求了。据中国特钢协会不锈钢分会的统计,2006年中国产能1200万吨,而实际上不锈钢的产量却只有530万吨。中国并不是一个镍矿资源很丰富的国家,不少储备开采条件不好,成本也高。这时候,当然就需要从国际市场购买镍了。也因为中国有着巨大的需求,所以国际市场上的精炼镍价格当时立马水涨船高,给中国的不锈钢企业带来巨大的成本压力。最后,来自印尼、菲律宾等地便宜的镍矿石登场。中国也主要从这两个国家进口镍,对前者的依赖程度更是在一半以上。

这么一看,印尼又是禁止原矿出口,甚至又是提前扣船,这些举措就对中国的不锈钢行业非常不利了。而另一边厢,大“胃口”可能还会持续——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低迷之后,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国的铁路基建有回春的趋势,再加上各地大力发展城市轨道交通,这些不锈钢用钢大户的需求很大。

不过这个“卡”并非为了遏制中国得到镍资源“扣船”是当地复杂、腐败的政治生态缩影,跟国际关系无关

中国的货船缴纳了关税,也按照正常程序办理了离港手续,但是迟迟无法取得离港证。表面上的原因是,矿山的生产不合法,所以不放行。不过并非走不了,一家船舶公司的负责人就说,交30万美金就可以离港,但钱给上去并没有什么收据之类的。实际上在2012年5月就发生过好几起中国运矿货船被扣的情况。一位从事中印镍矿贸易的业内人士说,面对此类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给货主和矿山施压,“印尼就是小费社会”。一个佐证就是,在国际清廉指数中,印尼在175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在第114位。而许多小矿山的生产不合法也和腐败有关,小矿主们往往和地方官员有很多利益纠葛,即使没有采矿许可,也在疯狂开采。等到出口时,又可能以这个理由扣货。

此次的扣船事件之所以如此成规模,并获得很高关注,跟1月12日这个出口禁令有关。根据印尼媒体去年年底报道,由于原矿出口禁令决议今年即将生效,包括中国在内的海外散货船纷纷前往印尼各地抢运镍矿。基数一大,一旦查起违规开采问题来,“中枪”的货物也就多。也可以看出,这其实和许多友在评论中猜测的军事或者地缘政治关系没什么关系。

封锁原矿出口,其实是印尼希望外国企业直接去设厂,再把加工后的产品运走

矿山开采一不小心就对环境造成影响。在付出了环保代价之后,资源原产地未必能够赚多少。所以,2009年,印尼政府通过了采矿法,有两个主要措施,一是对矿石收取20出口税,二是在2012年,禁止原矿出口(后来被推迟到了2014年),同时鼓励矿石加工业。这样对当地环境、税收、就业、产业结构都有好处。在这部法律中有这样一个规定,印尼矿业商业牌照持有者须提供印尼能矿部的推荐信才能出口原矿。获得推荐信必须满足三项要求:一是必须持有清洁和明确状态的采矿牌照;二是必须依法缴纳税收和各项费用;三是必须提供在印尼独自建立冶炼厂、与其他企业共同建立冶炼厂或将原矿产品销给本国冶炼厂的计划书。矿业企业还需提供从2014年起按照2009年矿物法规定停止一切原矿出口的承诺书。

另外,印尼政府这两年也确实在加强基础建设投入。

由此可见,印尼政府并不限制出口镍矿到中国,而是希望出口加工、提炼过的镍金属来中国。换句话来说,印尼政府是鼓励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去印尼投资矿产业。在保护本国的环境和发展本国经济的前提下,这样的想法也是常理。德意志银行曾经做过一个统计,冶炼和精炼占到镍生铁收入流的80所以出口原矿实在是很低端的产业。

其实,镍矿的故事恰恰说明要卡资源的“喉咙”并不容易如果要说卡“喉咙”,这也只能算镍产业的第二次,第一次比这严重多了

六七年前,如前文所述,随着中国对不锈钢的需求井喷,国际上精炼镍的价格在2007年上半年达到了巅峰。这给不锈钢企业带来了沉重的成本负担。供应也似乎跟不上中国的需求。当时大部分镍产自分布在加拿大和俄罗斯的硫化物矿床中,这些矿藏的储量在逐渐消耗。于是,逼得中国产业从业者不得不想办法。否则不锈钢的巨大需求就会被卡住“喉咙”。

但那次资源瓶颈逼出了中国在全球资源配置之下的创新,使得全球镍价多年保持在低位

办法就是,从一种叫作“红土镍矿”的品种中提炼足够用的原材料。这种矿虽然品位低,但是储量很多,曾经是被“嫌弃”的对象,那些含镍量低的就直接被扔了。其实,从中可以提炼一种叫镍铁(含镍生铁)的物质,后者就可以用来生产不锈钢。在2006年,中国企业就开始做此努力。最初,人们得到的是含镍量非常低的产品,只能用来生产要求不那么高的民用不锈钢。并且,生产的方法就是高污染、高耗能,小企业一哄而上。不过,随着技术的发展,镍铁生产又经历了两次技术革新,最新的一次技术,如果严格执行,算得上节能环保,投入更低,产出更高。生产出来的镍铁品质高,可以用于生产工业用的不锈钢。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就是,中国产的大量镍铁这些年来满足了不锈钢生产需求,甚至还出现了产能过剩的情况。而本来一路走高的国际镍价像是坐过山车一样,从2007年前的不足1万美元/吨,飙升至2007年的5万多美元/吨,又很快回落到不到1.4万美元/吨。

从印尼和菲律宾进口的正是这种镍矿。需要说明的是,其实红土镍矿在这两个国家的储量并不算多,只是更愿意开采而已。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统计数据,印尼镍矿储量全球占比仅为5.2年采量占比却高达20右。(这和稀土的情形很像,后者参见专题:《稀土不是部队,拿来“抗日”不靠谱》)

这其实是中国版的“页岩气”故事:用创新、用分散投资来对待资源大量短缺

镍铁的故事和页岩气的故事很像。本来都是被“嫌弃”的、没有开采价值的资源,却通过技术的革新达到了整个资源品种的供应变革。而不仅仅是镍矿,工业生产需要的大宗商品都可能在供需关系失衡的状况下产生巨大的价格泡沫,迎来暴涨。高价引发的危机,可能就会倒逼出创新来。《华尔街》就引用了研究了过去一个世纪大宗商品市场运行周期的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副教授David Jacks的话——这就是基本的经济学原理:短缺引发了某种形式的创新。日本就是这方面的“老手”,在生产钢铁的铁矿石和煤炭价格都很高的时候,日本企业在2010年开始致力于研发用新的技术,利用低品位的原材料。而瑞士信贷驻新加坡的一位大宗商品分析师就表示,从本质上说,这是镍生产方式的一次革新。

镍铁的故事还说明,在全球化下,资源的配置是多渠道的。中国正是从加拿大、巴西、俄罗斯等国的老牌镍金属生产商进口遇到障碍,才改变思路,从印尼和菲律宾来进口。这跟粮食等产品别无二致。

在中国的发展中,总有这样那样的资源短缺和危机论。事实上,资源确实会遇到瓶颈,但是新的技术和分散的全球化配置都能帮助克服这些问题,镍铁是本土一个成功的例子。

并且,对当下中国的镍铁产业来说,最重要的不是缺资源,反而是产能过剩

早在前几年,中国的镍铁就有产能过剩的苗头了。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业界却“逆风而上”,跟风似地新建了一批大型项目。这些项目理论上在技术上都更环保,能耗更低,产出更高。可再好,一大跃进起来还是有问题的。这极有可能和政策导向有关,在2011年第9号《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中明确将“高效利用红土镍矿炼精制镍铁的回转窑-矿热炉(RKEF)工艺技术”列为鼓励类产业。本来是好政策,可也让许多招商引资的地方政府都对该产业非常积极。已经出现了在某地招商引资过来的项目环保不达标的报道,因为就算是新的技术,也是有具体的细节、配置要求的。反过来说,印尼的工厂和中国本土这些项目之间可能就存在竞争关系了。那么,市场可能又会促进新的产业升级、资源重组。

所以,这次印尼的原矿出口限制并不会引发中国镍危机,甚至是好事情

如前文,资源的配置是全球的、是分散的,就意味着风险也分散了。事实上,印尼的政策出台已经有些时日。而中国早有心理准备。根据业内人士预测,中国国内贸易商也已经囤积至少一年的镍矿和铝土矿储备。此外,去年的进口情况也是,从菲律宾的进口力度明显加大了。

另一方面,印尼的政策只是限制原矿出口。而有实力的中国企业已经着手在当地设立好几家大型工厂。这些自备电源和港口的工厂也有能力去更好抵御当地类似腐败之类的政策风险。直接在当地设厂,还可能让镍矿石的生产成本更低。并且,把一些附加值并不高的产业延伸出去也不是坏事情。相反,是一种双赢举措,毕竟想要长期低成本地拿资源是不太可能的,和资源输出地双赢共生更重要。

当然,限制原矿出口这件事情,在印尼国内本身很有争议,政治博弈不断。如果严格执行,可能短时间内会重创印尼的出口,带来很大的经济损失。当地也有发展和环保难题,也有既得利益集团的阻碍。所以,许多分析都认为,这个新规在实行一段时间后多半会被废止。

第2671期 本期责编 王杨

出品 腾讯评论

扣船风波和印尼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又或者国际地缘政治并无多少关系,是地地道道的经济问题。而风波中的镍资源则恰好是中国利用全球化配置和创新摆脱资源价格危机的一个绝好例子,也说明和资源输出国共生共赢的重要性。【新读者】点击投票下面“今日话题”快速关注我们;【老读者】喜欢本文的朋友,点击右上角分享朋友圈。

英超
训练
经典语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