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包裹校内爆炸引发97万索赔案

发布时间:2019-11-27 04:51:39 编辑:笔名

  包裹校内爆炸引发97万索赔案

  7月16日上午,环江毛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开庭,公开审理15年前发生在环江县中学学生宿舍造成4人死亡、多人受伤的爆炸案。15年后,5位受害者亲属分别以生命权、健康权纠纷为由提起诉讼,索赔金额达97万元。

  校园发生惨案

  因为这举轰动一时的爆炸案发生在15年前,很多亲历那次爆炸案的师生都不愿再提起悲惨的往事。经多方采访和调查,终于了解到爆炸案的基本情况,并得到了校方的确认。

  1994年6月27日上午6时许,环江县中学高一年级126班一男生在去校园东南侧小门旁的厕所如厕时,发现里面放有一个包裹,遂将其抱回宿舍,同舍几名学生一起围看,包裹被其中一名学生解开后突然发生爆炸,造成莫杨速、覃志超、覃伟泉等3人当场死亡,覃丰羽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10天后死亡;韦望前身受重伤。

  昨日12时许,采访了韦望前。在那次爆炸中,他一只眼完全失明,另一只眼视力只有0.04。韦望前说,当时126班的男生大多住在一个宿舍里,只有几人不住校。爆炸发生时,有的同学去上自习,有的同学去吃饭没有回来,但仍有多名待在宿舍的同学不同程度受伤。校方及有关部门及时组织人员,对伤者积极进行治疗,对善后事宜进行处理。

  15年后索赔

  案发后,环江县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投入大量警力对此案进行侦破。但由于多种原因,此案至今未破。

  据4名死亡学生家属委托的诉讼代理人、金城江法律事务所律师覃长山说,事后4位死亡学生家属除得到1000元左右的学生平安保险赔偿金外,至今未获取民事部分的任何赔偿或补偿。15年来,受害者亲属一直在讨说法,但因为案子未破而未果。

  爆炸过后,韦望前的人生发生了重大改变,目前他在来宾市从事盲人按摩工作。为韦望前提供法律援助的李石祥律师称,韦望前多次给有关部门写信,但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校方认为,据目前掌握的资料,受害者及家属中,15年来只有韦望前多次向有关部门申诉。由于事情悬而未决,韦望前于今年3月以健康权受侵害为由起诉该校。该案中的4名死者亲属,亦以生命权纠纷起诉校方,但覃长山所述的内容尚需进一步考证。

  5月27日,环江县人民法院破例在刑事审理前立案,受理5位受害者及其亲属提起的累计索赔金额达97万余元的生命权、健康权纠纷诉讼。

  原告律师讲法

  因未参加7月16日的第一次庭审,在庭审后采访了原被告双方。

  原告方以为,焦点是举证和诉讼时效问题,覃长山认为:第一,学校在安全管理上存在疏忽,存在严重过失,是不作为的侵权;第二,学校应承担举证倒置,原告请求事实理由充分,项目合法,赔偿额根据《民法通则》、最高法院有关司法解释及参照交损赔偿标准提出赔偿请求。

  覃长山认为,关于举证方面,最高院关于《民事证据若干问题意见》的司法解释第7条规定,如果举证没有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可依据诚实信用和公平的原则,并综合考虑到举证人举证能力,来确定举证。此案发生时受害者属于未成年人,作为其监护人父母并未在现场,举证的应该在校方。第三,此案尚在侦破过程中,不存在诉讼时效的问题。

  李石祥则认为,本案不是意外事件,是人为的、犯罪分子所为,且目前本案还在立案,尚未侦破也未撤销。他说,本案并没有超过诉讼时效:1、本案虽已立案但尚未告破,诉讼时效中断;2、原告韦望前于2008年10月才获得部分人身伤残赔偿金,但赔偿金与本人实际受到伤害的损失相差悬殊提起民事诉讼;3、直到2008年8月17日原告韦望前仍直接向被告送交主张权利文书,诉讼时效中断;4、治疗期间、及定残之日起,产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5、《民法通则》第137条规定,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延长诉讼时效期间。

  韦望前的另一代理律师零智勇说,本案韦望前等提起的民事诉讼,是基于爆炸案给原告造成物质损失和精神伤害而引发的民事案件,非常复杂、影响大,其具有特殊性是显而易见的。人民法院可将“爆炸案正在侦查”作为特殊情况,延长诉讼时效期间。在延长期内,原告有权提起诉讼。

  学校也有话说

  被告方环江县高中认为,第一次庭审双方辩论的主要焦点是学校管理与该案发生是否有因果关系和诉讼时效问题,该案发生是因学生将不知何人放置在公共厕所内的不明物体拿回宿舍开包导致的,惨案发生属于意外,学校的管理与案件的发生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案发时相关适用处理该事故的法律尚未出台,学校承担赔偿无法律依据;该案的起诉明显超过诉讼时效;学校已尽自己最大努力履行了相应的职责,且行为并无不当。

  环江高级中学负责人说,由于历史遗留原因,案发时的校园主道一直是望峰山脚下几户居民生活必经之路,学校公共厕所就在主道旁,此厕所也是望峰脚下几户居民常使用的公厕。虽然政府部门多方协商,但始终不能封闭大道,导致学校大道一直充当街道,使校方无法进行有效管理。直至案发后,东南侧小门才得以封闭。

  案发后,环江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当时的医疗等往来开支,县人民政府及学校已倾力支付,且遇难及受伤学生的亲属十多年来一直没有向学校提出过任何要求。

  该负责人认为,受害者的理赔应该是刑事与民事同步,赔偿由罪犯承担,学校不应担责,如无法破案,则由政府公共管理相关部门承担。前提是明确学校的大小,由于案件没有侦破,赔偿不明,即便理赔也应按照事发时的法律法规进行处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人士认为,受害者及其家属值得同情,但制造和投放包裹炸弹的直接加害人应该承担直接侵权,案件迄今尚未侦破,就把赔偿加到学校上面,而且是97万的赔偿数额,况且学校也没有能力赔偿。

  目前,法院正在对此案作进一步的调查审理。

海宁家居装修网
金融
西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