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限制级末日症候 34 咲夜2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0:48 编辑:笔名

限制级末日症候 34 咲夜2

“好久不见。”

“嗯……”咲夜垂着头,有diǎn不自在。

有些沉默,不知道该説什么,我决定结束寒暄转入正题。

“你的脸色不怎么好,生了什么事情吗?”

咲夜抬起头来,稍显苍白的脸色挂上一丝脆弱的微笑。

“还是那么直接呢,高川同学。”

“啊,抱歉,因为我是个急性子呀。”

“明明説过会当我朋友,可是后来从没找过我。”

她是在诘问吗?

“因为你不是已经找到朋友了吗?”我觉得话题又偏开了:“你身体不舒服?”

“关你什么事!”她哼了一声,续又痛苦的按住胸口。

我上前搀扶她,却被她扫开手臂。

“跟我没关系的陌生人别碰我。”

听她这么説真有些头疼,她当然是在生气,是因为我没有把她当朋友吗?的确,在那件事情过后,自认处理妥善的我没再将它放在心上,而且当初説的是“没有朋友的话就来找我吧。”

所以,她没有主动找来,还有了同龄的女性朋友,这样一来就应该可以当做结束了吧。

为了这种事情抱怨,生气,闹别扭,女人果然不管多大都是难以捉摸的生物。

这种话理所当然不能当面説出来。

“什么叫做没关系,我可是偷偷在一旁关注你的事情呢,因为有些在意。”虽然时间不长。

“在在在,在意我的事情?”咲夜好似吓了一跳,缩起身子,看了我一眼立刻垂下头,“你,你在説什么啊,高川同学。”

“是啊,因为我们早就是朋友了。”我步步紧逼,“我不是和咲夜你一起打扫卫生吗?”

“啊——那是,那个不是啦!”她咬着下唇,好似鹌鹑一样,羞怯的表情就好似当年一样,“而且,根本就没有做值日。”

“不管怎么説,我还是和当时一样,有些在意你现在的情况,不能视若无睹。再问一次,你的身体不舒服?”

咲夜终于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弱弱地笑起来。

“高川同学一diǎn都没变呢。真好。”説罢,回答道:“没事啦,我正要回家。”

刚説完,身体立刻摇摇欲坠,我失措之下张开手臂,她立刻摔倒在我的怀里。她的身体比意想中轻得多,头散着柑橘香精的味道,柔软温暖的感觉,好似稍微一用力就会揉碎一般。

虽然在记忆里是第一次抱住女生,可是身体却生出另一种感觉,和咲夜截然不同的感觉,就好似自己曾经抱过另一个女性,对方的触感更早地渗透并残留在肌肤中。

我有一阵恍惚,尽管那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缠绕着我的五官,记忆却只有一片空白。

那一定是在自己失去记忆的那段时间所生的事情吧。

咲夜出沉重的喘息声,紧紧扯住我的外套,苍白的脸上泛起不自然的潮红。好像是烧了,我用手覆盖在她的额头上,她受惊般缩了缩,但很快有纾缓下来。

的确有些热,不过她的痛苦似乎比热度更强烈,是因为体质虚弱的缘故吗?我正犹豫是不是要将她送到医院,还没开口就被她拒绝了。

“不要去医院。”

“可是……”

“送我回家,好吗?高川同学。”她虚弱而微小的乞求让我无法拒绝。

我蹲下来让咲夜爬到背上,因为背对着她,所以看不清她的表情,隔了半晌才有所动静。也许被同龄的男生背着走,是相当难为情的事情吧。可是让她自己走的话似乎有些困难。

虽然隔着老套的运动服,仍旧感觉到两团柔软的触感。没想到她明明给人纤细的感觉,身材却比用眼睛看到的更有戏。不过想到我俩没再见面的时间很长,期间大概突飞猛进地育了吧。

尽管如此,仍旧很轻,好似羽毛一般。

这么想着,左手腕忽然一阵灼痛。手臂不自觉的颤抖让咲夜察觉了,在颈边吐出热气。

“很,很重吗?”

“不是。咲夜你真的有在吃东西吗?轻得好像快要被风吹走了,我得抓紧一些才行。”

咲夜不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什么啊,我可是很丰满的,你肯定感觉到了吧,高川同学!”

我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有些在意左手腕的事情。自从在公共厕所醒来后就现那里有两个菱形像翅膀一样伸展的奇特纹身,虽然不明白有什么意义,但是查询日记的话就能了解吧,不过一直都没心情去翻阅。今天是第一次生异样的反应。

休息就到此为止吧。我这么想到。

问清楚咲夜家的方向,我背着她下了天桥,沿着马路一直走。咲夜用中气不足的声音和我交谈,似乎渐渐精神了一些。

“听説高川同学旷课了?”

“你怎么知道?”

“因为高川同学是才貌兼优的优等生兼学生会成员呀,其实好多女同学都有关注呢,嘿嘿。”

“该令人高兴还是烦恼呢?”我故意説。

“为什么旷课呢?大家都在谈论。”

因为咲夜似乎很开心的样子,我不由得将日记里记载的事情修改后当作冒险故事讲给她听。

“因为我经历了一个奇妙的历险哦。”

“是吗是吗?我要听。”

“那得从学校的旧厕所开始説起……”

咲夜家在一个很规整,又十分宽敞的社区里,社区面积几乎是我的家所在社区的十倍大。距离闹市区只有十五分钟的车程,竖立在社区门口不远的公车站牌有五个,都是日常使用频繁的路号。尽管如此,从门外一百米开始,氛围就变得幽静下来。

路边的树木年岁很长,茂盛的枝叶经过精心修整,几乎遮盖了三分之二的路面。树下每隔两三株就设置有休息用的长椅。

社区门口有专门的安保措施,进去之后就是一个花园式的结构,竟然能够找到银行、小商店和市,咲夜指着一个方向告诉我还有一个菜市。

一栋栋至少也有二十层高的住宅楼十分豪气地被草坪和凉亭簇拥着。咲夜的家在十三楼,房门虽然和我家差不多,可是房间面积却至少是三倍大,装饰华丽,和那些宣传手册里的高档住宅的画像没什么两样。

我一直都没问过咲夜私人的事情,不过看来她是个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戴眼镜的美少女,纤细的文学少女,惹人呵护,拿手活是钢琴和小提琴,所有的属性加起来,让我不禁得出“竟然真的存在这样的女孩啊”的结论。

“家里没人?”

“嗯,父亲和母亲都工作到很晚才回来。”

咲夜的房间和想象中差不多,可爱和粉系似乎在空气散播着香甜的微粒,布偶和造型独特的坐垫摆得到处都是,梳妆台和大床一应俱全,还有令人羡慕的一看就知道造价昂贵的书桌和转椅,书桌连着又高又宽的书柜

,一侧还摆放着一台最新型号的桌式电脑。

“那是什么……鱼缸?”我将咲夜放在床上后,目光不由得落在嵌在对面墙壁里的玻璃箱上。里面充满干净的水,摆着假山和水草,不停从下方升起气泡。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哎呀,原来养有几条热带鱼,不过不小心都死了。”咲夜不好意思地伸长手试图遮住我的视线:“别看了。”

我当然也不是硬要看不可。

“我去拿湿毛巾和温度计。”

“麻烦你了。”

咲夜将那些东西所在的地方告诉我,我便出了房间。

开封治疗睾丸炎方法
通辽牛皮癣治疗方法
长春妇科医院哪家好
开封治疗睾丸炎费用
通辽什么医院治牛皮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