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因缘

发布时间:2019-09-14 06:29:36 编辑:笔名
一、手机半夜响
坐在微机前上网的 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信息提示音。 下意识地看了看挂在书房里的那只做工考究、价格不菲的精致挂钟,是2 点 5分,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信息?
的手机是全日24小时开机的,这是工作的需要、也是纪律的要求,因为 担任山水市靠水镇的镇长。靠水镇党委、政府有规定,凡是在职站所长和副局级以上干部必须全日24小时开机,以保障信息畅通、政令畅通,以应对突发事故。 是镇长,是正局级,自然在规定的范围之内。说实在的,这种规定对于每一个入围的人来说,不是累赘,而是荣耀。特别是那些虽然入了围,但是有级别而无实职的人来说更是把这种规定视为珍宝。比如说像原先担任副镇长的隋洪顺卸任后,一听到手机响心跳立即加快,心率立即紊乱,但是精神却即刻矍铄起来。马上站起身来,挺胸凸肚,左手卡在腰部,右手握住手机放在左耳部,仿佛又回到了吆三喝四、颐指气使的副镇长任职时代,在飘飘然昏昏然、不知其所以然时,听到对方传来的是含糖量特高的:“先生,恭喜你,你获得了十万元大奖” 的声音时,颓然倒地,脸上刚有的那种不可一世的豪迈之气,立即风吹云散。
而 则不同, 是烦。烦的是上班时手机铃声不断,需要补充大量的水分才能应对随铃声而来的大量请示或对某一事件粗暴或和风细雨的解释。
但这次不同,烦也不行。因为发来信息的是本单位财政所的现金出纳杨芳:“马上出来接我,我在邮电大楼前等你,我没有地方去了,就想找你。你不出来接我,我就去你家里。”口气不容置疑,没有商量的余地。
邮电大楼处在山水市东部,离杨芳居住的温馨花园500米,离 居住的阳光花园约2000米。他们虽然工作在离山水市 0公里外的靠水镇,但是却都住在了城里。这是时下的时尚,自从兴起了进城热之后,人们发了疯似的、一窝蜂地往城里涌。特别是那些捧着铁饭碗、却工作在乡镇的人们以在城里没有房子为耻。有些人甚至为此背上了沉重的还贷包袱后,白开水就馒头的生活而乐此不疲。靠水镇政府的机关干部基本上都在山水市买上了楼房居住,“走工”亦即成了一道既美丽而又心酸的风景线。
下意识地向斜对面的卧室望去,妻子在昏暗柔和的桔红灯光下安然入睡。 还是谨慎地轻轻地关闭了书房的门,然后回了信息:“别打电话,她在家,稍等一会就来。”
怎么办?妻子在家,半夜出去总得有个理由啊。 的脑子迅速运转起来,自己不能去,自己绝对不能去,因为躺在床上睡觉的妻子不是一般的妻子。别人?对,找别人去。他马上想到了同学杨志伟。
只有他了,也只有他出面解决这个问题最为合适。

二、令人讨厌的同学
杨志伟和 是读小学和初中时的同学,杨志伟初中毕业后就去了父亲任经理的靠水镇建筑公司工作。说实在的, 是看不起这个同学的,杨志伟的学习成绩特别差, 看不起。更让他看不起的是杨志伟分毫不差地继承了他老子对权贵低头哈腰的奴才相和对平民趾高气扬的那副德行。特别是 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靠水镇工作,还不成气候、履历表上填的是一般工作人员的时候,你看那时的杨志伟见到在一起上了九年学的同学所表现出视而不见的神态不仅令 尴尬,更令 气愤。 工作的第二年,镇里建一栋综合办公楼,公开对外招标。 作为工作人员参与了招标工作,规定是投的标最接近标的的,就中标,结果杨志伟中标,这与人们事前议论此标非杨志伟莫属不谋而合。中午,心满意足的杨志伟在“一品鲜”宴请镇政府主要领导和参与招标工作的工作人员, 才有幸同这位老同学有生以来共进午餐。不巧,按职位就坐后还没有开席,市上来人了,需要有人作陪,这呼啦啦走的全是副局级以上,就是说杨志伟心里请的人都走了,剩下的全是参入招标的的一般机关干部。
“杨经理,你真神,十五家参入招标的,而且投的是暗标,你投的标怎么就能中了呢?神,杨经理神。”说奉承话的是财政所那个总是笑眯眯的会计,人送绰号“一舔灵”。
“神?要不我就不叫杨志伟了。你们,你们这些政府干部,都他妈的是鬼,我要叫你们说鬼话,你们就不敢说人话。”杨志伟端着个酒杯,醉眼朦胧地晃着个脑袋说。当时的 真想将手中的水杯向杨志伟砸过去,不料更让 气恼的是“一舔灵”竟然顺着杨志伟的话笑眯眯地说:“是,是,是,是鬼,我们是鬼。”那时的 手里的酒杯被他狠狠地握住,几乎要爆裂开来,心里狠狠地说,有一天你要栽在我的手里,我叫你手里有几个臭钱,就不知道自己还姓杨。
既然如此, 何以在手机半夜响后,首先考虑接杨芳的最佳人选是杨志伟呢?

三、漂亮性感的杨芳
杨芳,女性,1981年生,修长的身材,较好的面容,2006年毕业于财政学院,2008年进入靠水镇财政所工作。优越的自身条件既是杨芳骄傲的资本,也为她成为剩女创造了条件和提供了平台。在不断地重复着择婿、试婿后,杨芳越过了令未婚女孩忌讳的三十岁。有些心急的杨芳,在乱了分寸的情况下,下嫁给在镇驻地经营建材的王二建。这与她既定的找一个吃国家饭的人做丈夫的原始想法大相径庭。
“挺好,嫁一个做买卖的丈夫挺好,这个社会有了钱一切就有了,做买卖可以多挣一些钱。”杨芳几乎见人就说,一脸平静地陈述这个观点。私底下,在后悔自己诸多的放弃后,又咬牙切齿地大骂老天爷瞎了眼,为什么不多造几个吃国家饭的帅哥儿,以填补自己的空白。
咬牙归咬牙,切齿归切齿,杨芳很快回到现实中来了,因为她发现丈夫的经营很惨淡。为了挽回面子,她开始关心起丈夫的经营,以实现以经济基础的富足拟补上层建筑上的缺憾。
“杨经理,你大老板别光顾自己挣钱,也照顾照顾俺,让俺挣点小钱。”杨志伟来财政所支取工程款,杨芳不失时机地笑眯眯地说,声音糖度有些高,表情近乎色眯眯。
“好吧,有些建材就从你家的门市里进,这不就挣到钱了嘛。”杨大经理痛快的答复,给杨芳挣足了面子。
更令杨芳激动不已的是王氏建材商店进出货物的频率明显加快了,经营额直线上升。当然,这是杨志伟大经理的功劳。自然,杨芳跟杨志伟的接触也频繁了,正大光明,杨芳是去建筑公司式去结算货款的,杨大伟来杨芳家是来探讨进货事宜的。
山水市市北区比较僻静,“梦幻酒家”208室里灯光昏黄幽暗,让人充满着遐想和梦幻。今晚上的客是杨芳请的,请客的酒店是杨志伟选的。酒店梦幻般的的设计与意境错乱了杨芳的神经。橘红色的灯光、漂亮的脸颊泛着红润、迷离含情的目光调动起杨志伟体内原始的野性。就在杨芳用樱桃小嘴叼起一块肉片送进杨志伟的嘴里时,随着肉片掉落在地上,这个世界就已经不存在了,剩下的是两个身体的扭曲与疯狂。
杨芳在婚后的第三年,由于经营有方,赚钱了。基本上达到了经济基础的富足拟补了婚姻上的缺陷。“挺好,嫁一个做买卖的丈夫挺好,这个社会有了钱一切就有了,做买卖可以多挣些钱。”杨芳见人就说,不过现在不同于以前,心底里多少有了些底气。

四、夜接
刚刚有些睡意的杨志伟被枕边的信息音吵醒,他又重新穿上衣服。
“这么晚了,又要去干什么?”
“睡你的觉,多管闲事。”杨志伟丢给妻子这句话,敞开房门走了。
按照 的信息,杨志伟驾车来到了邮政楼前,杨志伟也住阳光花园,从车库取车到驾驶到目的地用了十分多钟时间。时间已经很晚了,街上已经没有了行人,昏黄的街灯照射着大街及大街上的一切,只有一辆出租车急速地驶过去。杨芳独自一人站在大街边上,那是杨志伟最为熟悉的身影,他径直向着杨芳开过车去。
“怎么是你,他呢?”杨芳扶着车门子,“我要他接,因为他的原因,就得他接。”
“上来吧,上来再说。”
桑塔纳 000重新行驶在昏暗的大街上。
“上哪?”
“不知道,反正不能回家。这次我非治治他不可,跟我吵了一个晚上,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大不了就离婚,让 娶我。”
“走吧,先找个地方住下再说。”
桑塔纳 000加快了速度,驶向了两个人最为熟悉的“一朵云宾馆”。
“他偷看了我的手机,知道了我跟 的关系,我说是调侃着玩的,他不信,就跟我吵,你说怎么办呀老公?”杨芳躺在了杨志伟的怀里诉说着吵架的经过,杨志伟则在盘算着如何解这个围了,让杨芳悄无声息度过这个危机,确切地说还包括自己。因为这几年靠水市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开发,开发的权利都集中在 手里,这个时间段需要保持目前的大好形势,要稳定,不能出任何差错。尤其是杨芳说她有她跟 性关系的证据,不行就跟王二建离婚,迫使 离婚娶她。政界不同于商界,如果真要那么做, 那不同一般的妻子就足可以置 于死地。 一倒,杨志伟在 身上所有的付出就会付之东流,目前靠水镇所有工程非他莫属的大好形势会遭到重创,这个杨志伟比谁都清楚。
杨芳在杨志伟的温存下,再加上吵架的劳累,已经甜甜地进入了梦乡。杨志伟睡不着,他、 、杨芳这些年来的纠缠在脑海中一幕又一幕地浮现。

五、温柔可怕的丈母娘
其实 的妻子特温柔可爱,一个四十多岁的人了像个孩子一样天真无邪,没有自己的主见,没有自己的思想。那为什么 不敢得罪他她?她的杀伤力来自哪里?
想用手中的茶碗砸杨志伟的那一年是二十五岁,这一年硕果累累的时候 交了桃花运,交了桃花大运,因为接踵而来的是官运。组织部长苏秀云看中了他, 成了山水市组织部长苏秀云的乘龙快婿。用杨志伟的话说驴屌 了磨眼里,这下扎实了。
时光回到十七年前:
“这个小伙子人长得不错,聪明吧?”坐在靠水镇党委书记办公室、时任市组织部长的苏秀云,在 刚刚走出办公室就问党委书记李高波。
“不错,工作认真,也比较灵活,大学生嘛。”
“他有女朋友了吗?”
“没有,前两天还谈论过他,还没有女朋友。”
“给你个任务。”
“领导请吩咐。”
“你做一次月下老,牵一次红线,将我那宝贝女儿和刚才进来的这个小伙子撮合到一起吧。”
“不行不行不行。”
“怎么,这点事都不乐意帮?”苏秀云抬起眼皮看了看李高波。
“不不,领导理解错了。我是说他不行,他配不上咱家的雯雯,父母在家种地,家庭没有背景。雯雯应该在市级领导中的孩子们挑选,有些照应。”李高波赶紧解释。
“我看不惯那些公子哥儿的下流气,到时雯雯会受些欺负。还是找这样的女婿比较好,有我照应着就行了。”
“高,领导就是领导,看问题透彻。这个月下老我是做定了。”
从乡镇调进市人事局,从一般工作人员担任人事科科长,走出人事局到乡镇任副书记,再有副书记升任镇长, 清楚这些不是来自于自己的努力和能力,都是丈母娘苏秀云的给予。更令 记忆犹新的是有一次,李高波不知做错了什么惹得丈母娘怒吼:“李高波,你别不知道天高地厚,我能叫你干上这个书记,就能把你拉下来。”把个在乡镇时趾高气扬的李高波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苏秀云对 从来都是和颜悦色,俗话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嘛, 在享受苏秀云母亲般亲爱的同时,更感到的是丈母娘可怕。如今苏秀云已经退休在家,但是余威仍在,因为她在职时亲手缝制的网还在,还没有破损。

六、退货风波
第二天,按杨志伟的计划,杨芳不露声色地照常上班。杨志伟坐在老板椅上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王二建打电话:“喂,二建吗?”
“是,杨经理。正在装货,马上给工地上送过去。”
“不用送了。”
“不用送了?工地上不是急等着用吗?”
“不用送了,什么时候送再通知你。”
就在王二建一头雾水再要回话时,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王二建想:明明工地上缺水泥了,难道要停工?也不对,正在急着赶工程呢。望着已经装满车水泥和大量的建材库存,王二建决定去工地偷看一下实际情况。
半小时后,王二建赶到了工地。离得还很远,就已经望见工地上有人正在热火朝天地从一辆大车上卸水泥。就在王二建纳闷的时候,首先想到是杨芳,想到杨芳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感觉到了什么。回到门市后,向店铺的伙计交代了几句,就一头扎进办公室(兼卧室),抽着闷烟,想了许多,还是理不出个头绪来,却把和杨芳吵架的事忘得干干净净。
中午下班后,杨芳一如既往地回到了门市部。这些年,他们夫妻晚上回山水市中的家,白天回靠水镇上各自的班,中午在门市部开灶就餐。杨芳回来后也不说话,一头扎进厨房,王二建看了看杨芳想说什么也没有说。待两个人坐到饭桌前闷闷着快吃完了的时候,王二建终于憋不住了:“你知道了?”

共 714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以插叙倒叙等等手法,将几个在权、钱、欲中迷失的灵魂清晰刻画出来。叙述朴实详实,情节真实贴近时代脉络。三个主要人物之间的关系互相渗透,不仅点出了事件的来龙去脉,同时不动声色地揭露了部分官场以及社会上的龌龊现象。家庭,事业被个人欲望所主导,最终为他们买单的不仅是他们自身,还有在事故中无辜被牵连的民众。一篇适时敲响警钟,倡导廉洁、正义、正能量的作品!推荐共赏!【编辑:紫玉清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070909】
1 楼 文友: 2015-07-08 14:58:27 各种人物的嘴脸一目了然,惟妙惟肖。小说带给读者的思考是深刻的,值得细品。问候兴国老师!
2 楼 文友: 2015-07-08 16:17:08 钱,权,色的交易在小说中展现无遗,可是就如紫主所言,这交易的背后,买单的不仅仅是他们自身,还有那么多在事故中无辜被牵连的民众!民众呼吁清正廉洁,坚决杜绝钱权交易,权色交易,钱色交易!!问好兴国老师和紫主,祝夏安。
 楼 文友: 2015-07-09 15:01:26 我也明白,写文章嘛,还是少暴露阴暗面,可是发生在身边活生生的事实,使我不得不这样写,我在为这个社会悲哀,为我们民族的前途担忧。
谢谢紫玉清凉和上官欢儿两位老师的关照,并祝福你们。
4 楼 文友: 2015-07-10 09:41: 9 很漂亮!
语言与人物等相得益彰。
赏读问好! 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一直在文学的路上走。目前致力于文字表达无限可能性的探索。
5 楼 文友: 2015-07-10 09:4 :02 一并问好了!
话说上官欢儿,咱有多长时间没见了~ 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一直在文学的路上走。目前致力于文字表达无限可能性的探索。
6 楼 文友: 2015-07-17 11:18:04 陶兴国老师的作品总是怀着一颗悲天悯人的心,揭露社会现实的时候,又对小人物给予应有的同情。人有了钱(大多数)就开始想要权,有了权,便想有色。权、钱、色仿佛是很多人走不出的桎梏。文中的 、杨志伟、王二建、杨芳便陷入到这种迷局当中,不能自拔。陶兴国老师以小见大,将社会阴暗的一面展露无遗,而又不动声色,行文客观,冷静,值得学习。
小白拜读,问候陶老师。
ps:文中镇长的级别应该是正科级吧。正局级?小白有点蒙了,回头脑补一下!
7 楼 文友: 2015-07-20 15:11:12 谢谢林小白老师的关怀和抬爱,你谈的级别问题,你是正确的,我行文时忽视了这一点。小孩流鼻血怎么治
11个月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回事
孩子口臭怎么办
宝宝厌食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