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美国债务违约绷紧全球神经黄金资讯

发布时间:2019-11-17 23:05:07 编辑:笔名

美国债务违约绷紧全球神经_黄金资讯

美国政府关门已满8日,距离债务违约只剩10天。这两个时点让世界越来越紧张。昨日,日本、欧盟、中国、IMF等多个国家及国际组织纷纭正告美国政府债务违约将产生的严重后果。

美国政府真的会债务违约吗?昨日,多位金融专家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后表示,这种可能性极小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指出,美国产生债务违约的可能性极小。

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一样认为,即便到了10月17日两党还未达成协议,美国财政部也能通过采取紧急措施来避免违约。

关门与欠债波及全球

美国政府关门正式进入第二周,一些消极影响已经开始显现。据当地媒体10月8道,美国政府部分关门的影响开始波及到对外贸易,一些科技公司由于不能取得美国商务部的出口许可而没法交付海外定单。美国进出口商协会总裁罗登称,情况十分混乱。罗登指出,贸易活动涉及到包括EPA(美国环境保护局)、美国农业部和美国商务部在内的40多个政府机构,商品在美国海关及边境保护局通关之前,有14个机构拥有暂扣和放行的权利,现在很多机构已放假并关闭了站。

其实不仅是贸易遭到了严重影响,内政外交问题也层出不穷,奥巴马乃至取消了原定的亚洲四国之行,并缺席APEC会议。

到底政府关门对美国影响有多大?新加坡华侨银行经济分析师谢栋铭就对《国际金融报》表示,目前还难评估,不过市场普遍同意这将对美国第四季度GDP增长带来冲击。多数观点认为,如果关门超过两周的话,将会下降第四季度GDP增长0.3%-0.5%左右。

然而更大的灾难是债务违约。美国财政部在最新报告中称,违约是史无前例的,有可能造成一场大灾难

。负面的溢出效应可能遍及整个世界。日本一位财政部高级官员昨日表示,日本财政部对货币市场可能遭受的冲击非常忧虑,美国违约可能致使投资者抛售美元,从而大幅推高日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主席拉加德也表示,美国未能上调债务上限可能对美国以及全球经济造成严重影响。

中国严正以待美国违约

作为美国国债全球最大单一持有国中国,更是对美国政府可能发生的债务违约事件严正以待。10月7日,中国财政部首度作出官方表态。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表示,中方要求美方在10月17日之前采取切实措施,及时解决国债上限争执,防止美国国债违约,确保中国对美投资安全。他强调,一旦发生债务违约,美方应首先确保国债利息的支付。

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的数据显示,中国是美国国债的第三大债主,一共持有1.2773万亿美元美国国债,也是美国国债的全球最大单一持有国。

日本紧随其后,共持有1.1354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美国社保信托基金则是美国国债最大的持有人,总持有量为2.672万亿美元,而美联储排名第二,持有2.077万亿美元的国债。

中国是持有美国国债最多的国家,朱光耀在论述中国的应对措施时称,中方也做好各种准备,包括加强财政和货币政策协调、加强对国际资本市场上资金活动的监测,适时适度调整政策,确保中国经济发展态势的稳定,保证中国经济健康持续向前发展。

奚君羊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则指出:鸡蛋不能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长期来看,中国对持有的外债应有效分散,不要过于集中。

美债违约可能性不大

其实,外汇储备投资多元化一直是近年来中国政府所努力追求和实践的,但是在当今以美元为霸主的全球货币体系以及中国经济结构改革尚处于起步阶段的情况下,外储投资多元化的确很难有效实现。在照旧延续产生贸易顺差的环境下,中国始终被动地不断增持美债。不过,惟一可借以安慰的则是,美国政府发生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并不大。

虽然近年来美国的债务上限已从不足10万亿上升到16.7万亿,但美国的GDP总量也在不断增加。而且美国国债面向全球,产生违约的后果将十分严重,因此美国两党终究肯定会达成协议、避免违约。谭雅玲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指出,美国发生债务违约的可能性极小。奚君羊同样认为,美国发生债务违约的可能性不大,即便到了10月17日两党还未达成协议,美国财政部也能通过采取紧急措施来避免违约。

谢栋铭表示,需要指出的是就算两党在10月17日所谓的底线前没有达成协议,导致美国政府无法及时支付债务利息或支付包括社保等必要开支的话,也没有人认为这是美国政府信誉崩溃,因此,市场只会将其作为技术违约。技术违约和违约本质上还是有区别的,而评级机构处理的方式也会有所不同。评级机构可能会暂时下调美国主权评级,但是在美国解决债务上限问题和偿还本息以后,很有可能会将评级重置回原位,这个在历史上也是有例可循的。

当然,如果两党真的无法按时达成协议的话,美国财政部和国会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对于美国财政部来说,其手上还持有半流动性的资产比如黄金或学生贷款等金融资产,理论上来说美国财政部可以兜售这些资产来避免陷入技术违约。但是实际上,美国财政部兜售资产的可能性还是相当小的,尤其是抛售财产的法律途径相当麻烦和复杂。对于美国国会来说,也可以通过临时修改部份法律来创造出额外的借款空间,比如美国国会曾在1996年临时赦免社保支付从受债务上限限制的政府账户中支出,而今年初美国国会也曾投票临时中断债务上限的限制。谢栋铭指出。

内黄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杭州妇科医院
合肥专治癫痫病医院那好
辽宁哪些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京都儿童照口腔科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