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母亲是个大手笔

发布时间:2019-11-18 01:58:40 编辑:笔名

母亲是个大手笔

先得从母亲的“登堂入室”说起。那年我祖父从江西吉安来到广西平乐,生意渐成规模。祖父、父亲,加上两个从老家来的伙计,四条汉子整天挥汗如雨,无人煮饭洗衣,生活甚是不便。祖父便骑着单车,回到老家,把我母亲—一个“羞颜尚未开”的童养媳—放到后座上,叮嘱“坐稳了,莫乱摇”,一驮就从江西驮到了广西。不久老家传来坏消息,祖母病重卧床。祖父便又把我的七岁的二叔和断奶不久的三叔接到了广西。母亲每日里除煮饭洗衣,顺便又把两个小叔子背着抱着逗着哄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提前尝尽了当娘的甘苦。

二叔奶名“虎勉”,脾气暴躁;三叔奶名“鹞仔”,也是个极吵事的角色。也不知母亲家务之余是怎样应付他们的。后来“虎勉”毕业于广西大学化学系,“鹞仔”毕业于武汉大学土木系。他们都很认同“长嫂为母”这个说法。那年,“鹞仔”以河海大学教授身份到海南考察港口建设,顺道回了一趟平乐,他在母亲面前那副诚挚恭敬之状,令在场的人都十分动容。

我母亲一共生了九个孩子,养大六个,四男二女,我是老三。父亲除了上班兼搞他那谁也看不懂的“科研”,在家里是个“油瓶倒地都不扶”的人。小孩病了,常常是母亲的沉重叹息与父亲的如雷鼾声“交相辉映”。可以想见,母亲面对的又是怎样的一个大摊子。外人看来,即便是个全职妇女,都难以理得顺当。我母亲偏偏心比天高,死死抱住那个“国家职工”的饭碗不肯松手。我知道,在她心中,还不光是有份工资领那么简单。她曾指着额角上那个疤痕对我说,还是公公有远见,不光叫我干活,还教我认字,教我打算盘。老人家脾气丑,有一回我实在太累,睡着了,他顺手就是一算盘,从此我就长了记性。

母亲作为一个饮食服务公司职工,要按时上班。对于我们六兄弟姊妹的学业、饮食、安全、健康,她只能用眼角的余光来关照了。也就是说,我们读到小学还是中学,她大体是知道的,至于那个年级那个班,她就操不到这个心了。

兄妹们似乎有个不约而同的理念,就是我们小事让母亲操碎了心,大事可得让她老人家快乐。于是乎,一九五四年,大哥考上北大,母亲笑了。一九六五年,我考上广西师大,接到通知书,一刻也不敢怠慢,直奔母亲跟前报喜。一九八四年,几乎同时,我们兄弟三人,两个县委宣传部部长,一个县财政局局长,母亲一脸的释然,明白无误地表达出“再没有什么牵挂了”的意思。

星座运势
合肥小说网
潜江物联网云平台